₍₍ ง⍢⃝ว ⁾⁾

柏拉图对话录片段

*苏格拉底的死前脑洞 可爱的世界观

*水建馥译版



苏格拉底说:“朋友们,你们必须记住,灵魂既然不朽,我们就应该爱护它,不仅在所谓的今生今世,而且永远都应爱护它。我们如果对自己的灵魂漠不关心,那是十分危险的。对于邪恶的人来说,死亡如果真是一了百了,那当然是件大好事,因为他们一死,正好脱离肉体,连邪恶带灵魂干脆化为乌有。然而,灵魂是永恒不朽的,它会带着那邪恶,摆脱不了。所以,要想使灵魂得救,就得千方百计使它变成善良而有智慧,别的办法是没有的。因为灵魂带往另一个世界的,不是别的而是它现世的训练和修养。据说,死后往那另一世界时,旅程一开始,这教养就会起作用。因为据说每人生前都有一个本命星君管着,这人一死,他就领着这人到亡灵集合的地方去。亡灵都在那里受审判,然后才由那个领着他们去那儿的向导,把他们带到下界去,在那儿长期受罚,期限满了,再由另一个向导送他们回来。这个旅程并不像忒勒福斯在埃斯库罗斯剧中所说,只有一条直达通路。我认为去冥土绝不止一条直达通路。因为如果只有一条通路,就用不着向导。因为如果到某处只有一条路,谁也不会迷路。那里大概有许多岔路,许多转弯,这从世间的密教仪式就能推测出来。凡是品行端正,具有智慧的灵魂自会了解那里的情况,跟着向导走。可是有的灵魂,我说过,它迷恋着肉体,就将环绕着肉体游荡,在这个看得见的世界长久停留,反复挣扎,要吃许多苦,最后才由他的本名星君生拉硬拽把它带走。这个有罪的不洁灵魂,或曾杀人行凶,或曾和某些同类灵魂一样为非作歹,一旦到达亡灵集合的地方,大家都会回避它,躲着它,谁都不愿和它相处,做它指导,他只能孤零零的,茫茫然,四处彷徨,到了一定期限,才由'必然'领着,送它到它罪有应得的住处去。而那个前生一向纯洁正直的灵魂,有众神做伴侣,做向导,会去住在适合它的的地方。大地上有许多奇妙的地域。大地的幅员和状貌,我听某人讲起觉得可信,与常言所说完全不同。”

西米阿斯说:“苏格拉底,此话怎讲?我也听说过许多谈大地情况的话,和我所认为的情况也不同,很想听听你的看法。”

“好吧,西米阿斯,要我来讲,用不着格劳科斯的预言术。真要证明情况属实,我看格劳科斯的预言术是难以胜任的,而且我也未必办得到。再说,就算我会预言术,西米阿斯,等不到对这问题讨论出结果,我的生命也就告终了。不过这也挡不住我把我对大地形势和区划的信念讲一讲。”

西米阿斯说:“好的,你肯告诉我们就好。”

苏格拉底说:“我认为,首先,大地既是浑圆的,居于天宇中央,就无需空气或类似空气的任何力量使它不坠落,它本身的均衡和天宇四方的均衡,足以将它托住。因为一个本身均衡的物体置于均衡的物体中央,是不会向任何方向倾斜的,而会始终平稳不倾。这是我相信的第一点。”

西米阿斯说:“很对。”

苏格拉底说:“其次,我相信大地幅员辽阔,我们住在赫拉克勒斯双柱和法细斯河之间的民族,只不过是住在大地滨海极小一块地方,只不过像是住在池塘边上的青蛙和蚂蚁而已,还有许多民族住在其他这样的地区。我认为在大地的四面八方有许多形状各异的洞,大小不一,水和雾和空气乃是苍天的沉淀,永远向大地的洞穴中汇合流注。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居住在这些洞穴之中,反以为居住在大地的上层,正如同一个人住在海底,自以为住在水面,他通过海水看见日月星辰,却以为海即是天,又由于冥顽不灵和力有不及,始终未能浮到海面上来,因此也就不能将头伸出海绵看看我们上边的世界,而且从没听一个见过我们这个世界的人说起过我们这里比他们居住的地方澄澈纯净得多。我认为我们的情况也是这样,我们住在地洞之中,却以为身在大地的上层,我们把空气认作天空,以为日月星辰是在空中移动。其实,情况和那个人一样,我们由于冥顽不灵力有不及,不能到达大气的上层。如果有人能像鱼类探出海面看我们这个世界一般,飞上大气的顶层,探头大气之上,就能看见那更高一层的世界上的景象。如果这个人天资灵敏真能攀高,他一望便知那才是真实的天空、光明和大地。我们这儿的大地和山岩处处都遭到过破坏腐蚀,犹如海里的环境都遭到过海水破坏腐蚀一样。海里长不出有价值的物产,海里没有完美的东西,有的只是岩洞、沙砾、无穷无尽的浊泥污水。海里虽有土地却没有可以和我们这个世界相媲美的东西。西米阿斯,至于苍穹之下的那个世界,我若讲讲那儿的事物,说一说它们是什么景象,那是值得一听的。

西米阿斯说:”好极了,我们愿意听。“

苏格拉底说:”好吧,朋友,我来讲。且说那大地如果从上面看去,竟像是由十二块皮子缝成的皮球,每块皮子都是一种不同的颜色,那种颜色在我们看来,就像是画匠用来找颜色的样板。而那儿的整个大地就是这些五颜六色,比起我们这儿的颜色来,更鲜明更纯净,大地是美不胜收的一片紫色,一片金黄色,一片是白色——白得比白垩白雪更白,还有一片一片大地是其他各种颜色,比起我们这儿所见的颜色更多更美。那个大地上的一个个洞穴里都有丰富的水汽,五色晶莹,杂在其他颜色之间,造成一种色彩缤纷、连绵不断的效果。那个美好的大地的产物,无论树木花果,都具有与其本身相称的美,一山一石无不如此,那里的山岩比我们这里的山岩更平整,更秀丽,更具色彩之美。我们这儿的宝石、红髓、碧玉、翡翠以及其他宝石,在那儿只算得是碎石残砾而已。那里没有一块石头不是宝石,而且美不胜收。何以如此呢。这是因为那儿的岩石纯净,不像我们这儿的岩石、鸟兽、草木都被汇流而至的水气中的盐渍秽物腐蚀污染,受病害而变丑。那里的地面铺满金、银以及各种宝石。在那儿,这一切宝石都一目了然,而且既多且大,无处不有,那整个地方对有福观览的人,无异一大景观。那里野兽很多,还有人类,或住在内陆,或住在大气的岸边,如同我们住在海边一样。还有住在岛屿上的,岛屿四周被气流所环绕,离大陆都不甚远。总之我们这里是水是海,他们那里则是一片浩瀚的大气,而我们这里是空气,他们那里则是以太。那里的四季气候温和,人民从无疾病,他们比我们长寿,他们的视力、听力、智慧等体能,都比我们要好得多,这正像空气比水清澈,以太比空气纯净。他们那里有众神的圣林圣庙,众神居住其中,那里的人可以用语言、预言、视觉与众神直接沟通,他们看到的日、月、星辰更真实,在各个方面他们都享有和那环境相称的幸福生活。

“那里的世界总的来说性质解释这样,那周围一切事物无不如此。那大地的四面八方,洞穴之中,又分许多地区,有的更深,有的更广,都比我们这里居住的洞穴高大宽敞的多。有些深洞只有一个狭窄的入口,比我们这里的更狭窄。有的洞穴较浅,却又较宽。所有这些洞穴都钻有甬道,这个洞可以通过这甬道流到那个洞,好像一个个对酒缸似的。地下还有万古长存的大河,河中流动着热水和冷水。那里多火,有几条是火河,还有一些河,河水是泥浆,有的河较轻,有的较浑浊,看上去仿佛是西西里火山熔岩和火山熔岩前面奔腾而下的泥浆。这些河流遍布各地,川流不息,从这地区流向那地区。在那儿,大地内部总在震荡,促使那一条河水上下流动。这种震荡性质是这样的:那地方的地洞之中有一个比其他大,它直贯整个大地。这个大地洞也就是荷马做说的:

在遥远的地下有个极深的地坑。

荷马和许多诗人有时又管这深坑叫做塔塔罗斯深渊。所有的河水全都流进这个深坑,又从这深坑流出,每一股河水经过什么样的土地,就变成和那土地颜色一样。这些河水会流进流出,原因是这些水流没有底没有河床。所以当这水流汹涌澎湃地上下流动,它四周的大气和风也随之流动,水流流向大地那一边,它们也随着流向那一边,水流流向大地这一边,它们也随着流向这一边。有如人的呼吸,一进一出,那一股股的风随着那水流忽上忽下,冲出冲进,造成可怕的烈风。当这些水流退落到我们称之为下部的地区,它们就流进那一条条河道,向河中大量灌水,把河灌满。当这些水流离开这个地区,回到这一边时,又给这边的河道灌满水。一条条的河灌满水之后,便流进一条条甬道,流经大地,流到条条甬道通往的不同地区,造成海洋、湖泊、江河、流泉。然后它们又钻进地下,有的流经广大地区,有的只流经少数狭小地区,最后一齐流回塔塔罗斯深渊。有的流到比灌水处更靠下,有的只稍靠下一点,但全都流到出口以下。有的从出口那边流进来,有的从相反的一边流进来,有的绕着大圈,或者绕一圈或者绕好几圈,直像一条条长蛇,然后一落千丈,仍落回那无底深渊。这水流从两边都可以落到中心,但并不能越过中心,因为那地方两边的河流都有峭壁挡着。

©S10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