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ง⍢⃝ว ⁾⁾

最近嗑了点ham的文章嗑的很愉快♪

奇妙的是,他的才华似乎在对抗下才可被完全激发。驳论诞生立论,批判接引呼吁,悲观萌发期望。他无暇不置可否,更不遑含糊其辞;在反对已有中陈述未来是他的惯用方式。循循善诱者大概会挑明:这疾风骤雨或将吓退那些原本可能被说服的人。但文章中的那部分真理又的确无可挑剔。


观念开始孕育,俯仰之间便诞生于世。对于针对性极强的时政议论来说也确实是不可思议。他写作的效率受益于他紧抓住自己思想的母题。


…以及真是切实体会到了“汉密尔顿在写作方面的致命弱点是过于唠叨”这句吐槽

©S10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