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ง⍢⃝ว ⁾⁾

记录-在圣彼得堡,关于我和我的同伴

这是一篇私人日记:为了尽可能记录下更多在意的事情,我不得不做出很多省略。回忆这事大可交给脑子自己去办,让那些画面和情绪争斗去吧,我只负责把胜出者按次序记录下来。

-

此时我躺在黑暗里,眼前最先出现的是那辆回莫斯科的车,在低垂的苍穹之下,于广袤大地上隆隆前行,把我们带向旅程的终结。树林在原野上起起伏伏,连成一望无际的绿色,围着列车,轻微地摇晃。其中的松树清晰可辨。看到它们被风吹动,我会感觉好似听到了那种,“星星上的微尘落下来时所发出的轻微坼裂声”。

我以一种难以言喻的奇怪心情注视着一切:这种心情现在想来仍旧无法阐述,但胸口和喉咙的生理感觉已经牢刻在记忆铭石上了。我花了点时间思考自己是否失落或悲伤。但我却反复地想起前一晚刚和我的同伴看过的一句话,“我觉得火车正在把我带向幸福”。

有的时候有些句子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太突发的感叹也可能显得不合时宜或矫饰甚重。但是有的时候它们的确恳切地传达了一个人的感受,而在特定的瞬间,你也可能惊觉其味,恍然大悟、真情实感起来。

我不觉得火车在把我“带向”幸福。我觉得这一刻我似乎是幸福的。这种幸福是一种极致的舒展,生理上,心理上。好似连通几天宵终于回寝,热水浇在我的脊背上时,我感觉自己在一声长而缓的叹息声中融化,滴落,一切疲惫消释无形。在烦忧重新入住心脏之前,可以享受片刻的静默。

或者,就好像在想,非常远,非常出神。我的思绪随着印在视网膜上的原野一同延伸,四散,快速却悠闲地肆意漫溢。萦绕沉浮的恐惧感消失,而我感觉安宁。

这种舒展是大地和天空所带给我的。圣彼得堡的天空掺着几分灰质,这种色调和渗入薄外套的寒气是一致的。一双极浅的蓝灰色眼睛可以盛上很多阳光,但是你望到那两小潭阳光底部,经过折射的墨水色瞳孔仍会给人带来直觉性的、真实的寒冷。被这样的眼睛一掠,后脖颈皮肤包裹的脊柱神经会突兀地蹿过一阵悚意。

我喜欢这样的天空。云永恒地漂浮着,顺风缓缓前行。和俄罗斯其他一些事物相似,云厚重且宏伟。视线越过近处的灰暗而阴沉的积云,可以落到天空边缘的晴朗处,在那里,云下映着冰山表面会映出的蓝荧光。我在飞机上于更高的海拔鸟瞰时,觉得原野、村庄和城市都落在水底,而云一朵又一朵,无止尽地浮在水面上,随着水流飘荡,偶尔荡出一些波纹。它们阴影投下去,在大地上罩出不规则的暗色块,就如同夏日的晴午,浮萍在池塘底的鹅卵石堆上投下的阴影一样。

我觉得云的口感应该凉爽且松脆,松脆这点,可能好像某种特制曲奇饼干的口感。没有黄油。


这几天我很多次看天空和云朵。我和我的同伴,我们一起,在车上,在街边,在女沙皇曾经的花园里,在红场街边的涂鸦座椅上,在很多个地方。或者在冬宫广场,在旅馆,在机场,在很多个我没有记住名字的地方。我们互握着彼此的手,站着看,坐着看,走着看,有时候说些什么,有时候什么也不说。

有时阳光很好,有时阴冷,有时下点小雨。一小时内这三种天气可以交替进行。云一直在,没有终止并且永远在变。

我记得在红场,坐在一个(星际/向日葵/彩虹,三选一)座椅上时我告诉我的同伴,这几天有很多个时刻令我觉得接近永恒。这确是我所想。

永恒。圣彼得堡的晚霞是一个会让我有点想用这个词的存在,哪怕过于夸张修辞。我来之前就惦念着它的白夜,我看了那首描写白夜的诗,并难以满足于单纯想象。而且,我还有一盒白夜牌的固体水彩,它特殊的灰蓝绿色让我非常喜欢。

圣彼得堡的晚霞绝不会转瞬即逝。

傍晚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生命被无限的延长。我的存在…

人会在某一秒思绪纷飞。哑口无言的片刻,胸腔中已经翻覆过数股汹涌的情绪。此时是绝不能浪费时间转而寻找表述方式的。更好的选择是沉默而用力地去感受那种转瞬即逝的澎湃。

-
现摘录《金蔷薇》中所引普希金的那首诗:
-

我爱你,彼得的营造,

我爱你匀整的外貌,

涅瓦的庄严的逝水,

花岗岩的峭岸。

你栏杆上铸铁的花纹,

你幽静夜晚的

透明的夜色,无月夜的闪光,

这时候,我坐在房里,

写作或读书,不用点灯,

寥无人迹的街道上

沉睡的高楼大厦清晰可见,

而海军部大厦的尖塔如此明亮,

不待金色的天空上

降下夜雾,

朝霞早已一线接着一线,

让黑夜只停留半个时辰。

-

过去我曾恼于感受到想象力的枯竭,而现在重读此诗,立即有画面栩栩然现于眼前,伴随其侧的是充盈的情绪,饱满,汹涌,令我内心大恸。我在此摘录它是因为我希望给自己提供重温此种感觉的便利。我希望这份印象浓烈到难以被时间冲淡和稀释。

另一方面,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对我的同伴表达一番了。囿于隐私,我着重描述感受,而并未涉及细节。这几天里,我得到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一些是独属于你和我的。我非常快乐。我非常感谢你。我非常爱你。逐渐地,我可以体会到更多,而这也要归功于你。

你让我看到的一切不再是原来的一切。


还有很多想说,太多可说了。但考虑一番,不如在此中止。我没说的你应该也知道。另:请宽容我在这次旅行中的不当之处,就如同我会宽容你在这次旅行中的不当之处一样,如果存在的话。

祝你好。将来我会把《金蔷薇》读上很多遍,我会一直保存它,和书签。

©S104 | Powered by LOFTER